習慣了在蒼茫的夜色下品味孤獨,習慣了讓空氣中散發的寂寞
將自己靜靜的包圍
習慣了一個人靜守一輪明月
幽幽地剪一段月色,把一徑心事,托無聲的字眼用多情的手指,
鐫刻成一行行幽怨的句子,在愛與痛的邊緣輾轉徘徊,
指尖微顫,筆下的文字猶如灑落在戰場的鮮血,
每一滴都化為那悲涼的淒美。長長短短的句子,都在筆尖輕彈處。

有種經久不息的想念常常會不期而至。輕輕伸出我的手臂,
挽住黑夜裡那一片寂寥的時光,就像挽住了你的心與我一同呼吸

來回地在自己心靈深處踱步。讓一曲曲幽怨的絮語叩響心底,
那一簾寂寞的如煙往事,盡在最想念的時刻被勾起。

也許今生的你,只是我前世千萬回眸間,相識相知相愛相守後
殘存的一絲餘溫。我因愛而生,為情而來,
今生
,註定要捧著我的心,讓你剝得鮮血淋漓,
流著我最後一滴眼淚
枯竭在想你的夢裡
然後在最深的紅塵裡靜候這一世屬於我自己的地老天荒
今生你將永遠是我溫馨而疼痛的眷戀。
 

 

 

 

全站熱搜

夜貓子の心靈饗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